????“我三哥,对朋友很随和,等会儿你别总是想着他是干什么的,大大方方的跟他聊,有我在,他不敢把你怎样!”

????陈楚下午说要开始脚踢后脑勺了,晚餐时便被季洁拉去见她三哥季军。

????季军是季洁的三堂兄,是她二伯家的长子,今年三十五岁,自结识季洁以来,陈楚可没少擎受来自季军的好处,所以陈楚很希望当面谢一谢季军。

????晚上六点左右,在一家主营川味的一家餐馆中,陈楚见到了这位某总部某直属大队的部队长。

????“三哥你好,我是陈楚,十分感谢你在这一段时间里对我的照顾!”

????陈楚走进包房时,房内只有一人,见那人的目光中似有琢磨的意味在飘拂,陈楚判定他就是季军,自是没用季洁介绍。

????“你好。”见陈楚走来,季军站起身子,很热情的与陈楚握着手,见陈楚挂着一脸的尊重,季军面现笑意的说道:“陈楚,别那么客气,那点儿小忙,不值得一提!”

????在季军那频频摆手的肢体语言之间,陈楚很真诚的说道:“三哥,对你而言不值得一提,对我来说,那就是传奇呀!”

????季洁闻言,在陈楚的腰间捅了一下,“行了吧,别忽悠了,三哥的腰,最近负伤了,赶紧坐下吧。”

????“三哥,你请坐,你可别听季洁的话!我对你是真的是特别的尊重!”

????“陈楚,你俩也坐。”甭管是尊重也好,还是忽悠也罢,季军都把这些当做是寒暄,“若说传奇,你小子这段时间可让我吃惊不小啊!”

????在常河收拾梁国栋兄弟俩时,季军并不知道有陈楚这么一个人,但是,在德全县陈楚托大刘为其联系复员兵时,陈楚进入了季军的视线,由此,有关陈楚的一切,包括陈楚与季洁之间的关系,季军都调查得清清楚楚。

????季洁在她与陈楚之间的关系上,并没有向季军隐瞒,她回京后就把自己的现状,讲给了与她感情亲密的三堂哥听,在季洁的讲述中,季军得知她与陈楚之间的情感已然上升到爱情的层面,所以,季军对陈楚更加的感兴趣。

????闻听季军的话语后,陈楚并没有什么心理波动,他知道,季军一定会对他调查一番的,“呵呵,我那都是小打小闹,你才是做大事的人,三哥,你的腰伤,现在严不严重?”

????“噢,扭了一下,快好了……”应了一句后,季军吩咐包房服务员可以上菜了,便端起已经斟满的酒杯,“来陈楚,咱哥俩走一个,这杯酒,为了你和小洁的感情越来越好!也为了你的事业越走越高!”

????临来时,季洁已然把三哥知道她与陈楚之间关系的这件事,预先通告了陈楚,“谢谢三哥的祝福,我也祝三哥能更进一步!”

????由于季军腰伤未愈,所以,干了第一杯酒后,三人谁也没有再喝,这餐饭自是吃得很快,将要结束时,季军道出了他心中的疑问,那就是,陈楚为什么要找那么多曾在部队特务侦察连队服役的复员兵和武术之乡中一身武艺的青年人。

????对于季军的这番疑问,不免把陈楚弄得楞了一下神:

????我去,他这是一直在盯着我呀!

????刘猛、刘军找来战友和乡亲,不过就是最近三两天的事情,而今听到季军竟然把刘氏兄弟所在部队的番号报了出来,这让陈楚不得不正确对待。

????“三哥,我的公司,其主营业务在国外,之所以招这些人加盟,主要原因就是保护公司的成果,在公司的野蛮生长阶段,是缺不了武力相助的,缺少了这部分就会……”

????有些话,有些事,陈楚不能明说,但可以以古为鉴,他举了一些过去的例子,甚至于东印度公司都被他借用了,着着实实地给姓季的这兄妹俩补了补近代商业史的课程。

????陈楚的解释,让自幼在军营长大、并打算把一生献给部队的季军,听得甚为过瘾,尤其是听到华夏的利益体现在哪里,其保护这个利益的能力就应该在那里有所展现时,季军频频点头应是。

????见季军似乎是接受了他的这番说辞,陈楚试探性的说道:“其实,我最大的愿望,是能在国家的支持下,在境外开设一家安保公司……”

????“嗯?什么意思?”言及到国家层面,季军立刻正色起来,“你详细的说说!”

????既然已经提了话头,陈楚索性开始大谈特谈他的“愿望”。

????这个愿望,是以美国那个在九七年才组建的黑水公司为蓝本的,当听到这个愿望可以补充处理国家不好明着出面处理的事情、以及可以补充势力暂时还覆盖不到的地域时,季军不由挺直了腰板,浑不觉那令他每晚睡觉连翻身都很难的腰伤。

????“你等等,让我消化消化……”坐在那里出神了大概有半分钟左右,季军缓缓说道:“这里有雇佣兵的性质啊!”

????“呵呵,差不多吧。”陈楚回道:“我们部队每年都会有不少特种兵转业、复员,任由他们在机关厂矿里消磨着人生,实在是太可惜啦!即便是给一些人当保镖,也不过是吃青春饭,在我这里则不同,我会渐渐的把他们培养成企业管理、以及商务人才,给他们铺就一个理想的前程!”

????在陈楚与季军说话时,季洁一直没有搭茬,当季军再次出现语顿时,她对陈楚说道:“你这招儿真不错,我了解这些复员兵,他们纪律性很强,极富团队精神,将来加盟到咱们公司里,倒真是如虎添翼呀!”

????“嗯,我的初衷就是为给咱们公司打造一批中坚力量!”说着,陈楚看向眉头微锁的季军,“三哥,你也可以通过这家安保公司,干点儿收集情报、买点儿货啥的事儿。”

????不用陈楚说的这么仔细,季军已然在头脑中转着这几件事,“你这信息量忒大,我得消化消化,陈楚,今天你说过的这些,就不要再对别人说起了!”加重语气的强调了一句,季军的神色渐渐轻松下来,“这件事儿,我回去研究研究,会尽快给你回信儿的,如果有可能的话,你大约需要多少人?待遇上怎么样?”

????“人是多多益善!待遇更没问题!呵呵,我现在穷的只剩钱了!”

????感觉自己画出的这张大饼,已经被季军吞咽下去,陈楚自是欣欣然:

????行啦!这就算是把他套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