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是这样,香灵子怎么会对这些完全没有记忆,完全没有印象,她所知道的就是她被缕祟的白火烧了之后,失去知觉了,再次醒来就已经是七岁的身体了。

????想想,还是感觉哪里不对劲,却又说不出来,但是想到灵宠一须这个时候还在她身上,还有灵囊里面的灵草也在,香灵子目前就暂且以为,她之前只是失忆了而已。

????对,只是失忆了而已。

????一眨眼,三个时辰过去了,香灵子一点灵气都没有吸收到,周边的灵气就像猴子一样,每次想吸进体内的时候,都很麻溜地逃脱了。

????灵气没吸收到一点,肚子就已经饿得咕噜咕噜地响了。

????寂静的一片当中,一旁的师父听到对面传来那一声声咕噜的声音,惊讶地睁开眼睛,看着香灵子。

????师父这是闹哪样?

????难道肚子咕噜的声音都没听过吗,这表情reads();。

????“师父,不好意思啊,也不知过了多久了,灵子是真的很努力在吸收灵气,只是…感觉肚子有点饿了……”香灵子低着头,心想师父接来是不是要骂人了,还是不要看她为好。

????“我看你,不是有点饿,而是很饿了,出去吧,看你师兄师姐做好了饭了没有,做好了你就吃,吃完继续进来练功。”

????师父淡淡地说着,说完门口的那道墙门就自动打开了。

????“师…师父……”

????“还有什么事?”

????“没…其实也没啥事,就是想问问您老人家,待会儿要不要带饭进来?”

????“不用了,你自己出去,有饭就吃。没饭就等着吃,不可乱走动。”

????“噢噢,灵子知道了,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师父,您真的不饿?”

????“不饿。”

????“好吧,师父您辛苦了。那灵子先出去吃饭了。”

????香灵子很乖地说完。一阵风时间,香灵子眼睛都还没来得及眨,就发现自己已经在墙门外了。墙门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关得紧密无缝。

????真是怪事,怎么有一股沧海桑田的感觉,师父真是奇怪了,都一个午时间了。怎么会不饿呢。

????香灵子是不知道,在她离开师父房间的内堂之后。她那师父就像一个吃错了欢乐药的老太婆,在内堂里又蹦又跳的。

????一边跳,一边以泪洗面,还在啜泣欢呼道:“太好了。太好了,这娃终于知道饿了……”

????要是香灵子还有她的那些师兄师姐看到听到他们的师父这个样子,肯定不相信。这个会是他们的师父,或者他们的师父已经被妖魔鬼怪附体了。所以才会这么反常。

????师父只是欢乐跳了一小阵子,就赶紧收住了自己的脚,停了来,自言自语着:“这样子,成何体统,还我高傲冷漠……”

????说完,师父立刻恢复了之前那般面无表情,从墙角的一边走回自己的打坐垫子处,坐,继续她的催化灵气的运动。

????香灵子在墙门外郁闷了许久,才往屋子外面挪开脚步。

????好像现在的情况还不是特别明朗,这个时候大堂处,也没见个人影,没听到一句人声。

????不知道她师兄师姐哪儿去了。

????既然没人,肯定是师兄师姐不在,饭肯定也没人做了,外面天也黑了,这个时候师兄师姐还在练功,看来师父交给他们的功课还真是多,都这个时候了还不回来做饭。

????那好吧,虽然师父不让她动手,就是出来吃饭而已,如果她还真的等师兄师姐们回来做饭,其他师兄师姐有没有说什么香灵子也拿不准,但是肯定会被虞东岱给暴吼,难听的刻薄的话一定少不了。

????还是自己动手做饭吧,想当初,她还只是三岁的小包子的时候,师父都忍心让她一个人做饭reads();。

????现在她都七岁模样,脑子也是有成人的记忆,怎么会解决不了温饱问题,再说了,就算师父要保护她,她还真的不能让自己当成病猫了。

????回屋,换一身衣服出去做饭,免得待会儿进去师父内堂练功时,被师父闻到那股油烟味。

????香灵子打定主意,就走进了北屋,走到了自己的床边,翻了榻上的被褥枕头,除了这两样,什么都没看到了,真是郁闷。

????床上竟然没有衣服,她记得以前,就算是被师父嫌弃的那段日子,都还有一套换洗的衣服,怎么现在,连换洗的衣服都没了,这是要闹啥样?

????女孩子,没有换洗衣服,这怎么说得过去,这是要不用洗澡不用洗衣服,天天就裹这一身,不臭死别人也都恶心到自己啊。

????这也太说不过去了,还说师父心疼她呢,连一套换洗的衣服都不舍得给,真是抠抠抠……

????这女人就是抠,不然,怎么会连多一套衣服都不舍得给她准备。

????算了,还好是和两个女人一起睡在一个房间,不然,就得过去南房找衣服穿了,反正两个师姐现在又不在,穿了她们肯定不会发现。

????香灵子立刻跳到离自己床最远的虞云钗床上,扒了虞云钗床柜面,终于找出了一身很新的衣裙。

????虞东岱的东西看中午那阵势,香灵子是不敢动她的东西了,一直以为,虞云钗都比较温柔,比较容易讲话,就算被发现穿她的衣服,大不了就抢回去而已,肯定不会说什么的。

????这件淡紫色的衣服,很是新颖,在香灵子看来吧,虞云钗只会穿白衣,虞东岱只会穿黑衣,从来没见她们穿过其他颜色的衣服。

????香灵子居然在虞云钗的床柜那么一大堆黑色衣服里,发现了这么一件淡紫色衣裙,很不符合逻辑啊。

????难不成,虞云钗转性子了?

????不对,总感觉哪里不对,在虞云钗的床柜里,放着黑色一堆黑色衣服,黑色衣服最底藏着一件淡紫色衣裙……

????这张床,在香灵子记忆里,一直都是虞云钗在睡。

????黑色的衣服,对,就是黑色衣服,虞云钗床柜里怎么会放着虞东岱的黑色衣服?难道这两个人癖好变了,虞云钗变成喜欢黑色衣服,虞东岱喜欢白色衣服?

????这也有可能,毕竟之前在鱼国的时候,她们可是双生姐妹,子同时转变兴趣爱好也不是不可能。

????有衣服穿就行了,还去想那么多干嘛。

????香灵子很利索地拿起了这条淡紫色的罗纱裙,走到了自己的床边,确定周围没人了,再关上北房的门,拉上窗,香灵子赶紧打算把自己这一身红衣脱来。

????“住手住手,喂喂喂,你在干嘛,还活着的在看着的啊。”

????突然,这么一声音的喊叫声响起,香灵子正在脱衣服的手,立刻停了来。

????“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