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为防盗章,勿买哈,买了也没关系,待会儿马上就会更替的,么么哒~

????今日,天下第一楼中照旧莺莺燕燕欢声笑语,花魁莫兮儿倚靠在栏杆上,举着洁白的皓腕望向她眼前的这个男子。这名男子她不知姓名、不知来历,却在见到对方的时候泥足深陷。

????厚重的大门突然被打开,一个小厮跺着脚跑了进来。而在门开的时候,寒冷的冬风吹散了一些天下第一楼中特有的香腻空气。更有一些雪花夹杂着飘落进来。

????楼下,恩客们骂出几声脏话,不过很快就在姐儿们的笑语中败下阵来。

????“你在看什么?”莫兮儿见男人发呆,问道。

????对面的男人穿着一身红色的衣袍,满头青丝披散在身后。俊朗的脸上带着几分笑意,眉宇情挑间,却是带了几分天然的邪气。

????“我在看门外,下大雪了。”

????“是啊,很冷。”莫兮儿笑道。

????红袍男子起身,一步步向着楼下而去。

????“你要干什么去?”莫兮儿追上对方,紧张了起来。

????那红袍男子却不回答,径直开了门。不加衣也不打伞,似乎不怕冷似的,转身进入了茫茫大雪之中。

????红袍男子的脚步看似缓慢,实则一步之间迈出几米之远。莫兮儿呆愣愣的站在天下第一楼的门口,泪水模糊了她的双眼。最终,只能看到那道红衣渐渐消失在远方灰蒙的天气之中。

????一个无名小村庄。

????村口,四五个孩童在漫漫大学中追逐打闹。寒风呼啸,即便脸颊被吹的通红,鼻子下挂了两条长长的鼻涕,孩子依旧欢笑着。

????瑞雪兆丰年,明年,必然是一个收获的季节。

????“先生,你是谁?”这会儿,一个年纪稍长一些的孩子突然看到了一位奇怪的进村人,于是他问道。

????虽然是乡村小孩儿,这会儿竟然也彬彬有礼。

????红袍人笑道:“吾名邬柏墨,特来此找寻故人。”在他话音落下的瞬间,整个小山村似乎被人用力静止了似的。

????孩童僵住了身形,纷扬的大雪停在了空中。

????片刻之后,远门突然静默的山村再次喧闹起来。小孩儿挠了挠脑袋,奇怪道:“咦?刚才那位先生呢?他好像说了点什么,我怎么不记得了?”

????“木生,你在哪儿干什么。快过来,我们堆个雪人在村口吧。”有孩子喊道。

????木生嘿嘿一笑,转身了跑了过去,显然将邬柏墨忘了个干净。

????而此刻,山村一座茅草屋中,一位白衣公子端坐在一颗梅花树下。他的前面,放着正冒着热气的一杯茶。

????而在他前方,在漫漫大雪中,一位白衣女子正在翩翩起舞。女子身段妖娆,面容精致,此刻雪中曼舞,当真如同雪中精灵一般。

????“半年不见,你可还好?”邬柏墨从梅花树旁走出,轻声问道。

????“明知故问,这半年,你一直呆在千里之外的城中,我又何尝不知。道友,有劳了。”白衣公子道。

????邬柏墨摇了摇头,心中暗自叹息。这黄茂体内的生机几乎已然耗尽,轮回转世之路,便在今日了。

????黄茂端起茶杯,将其中滚烫的茶水一饮而尽。这半年,他化为一书生隐居在着村庄之中,教导村中孩童学习一些字文,心智倒是愈发超然了。

????茶水饮尽,黄茂突然闭上了双眼。而在他闭上双眼之时,一滴泪水顺着眼角落下。

????“一滴红尘泪,今朝尘缘尽,终归曲终人散。”邬柏墨不必上前,却依然知晓黄茂气息断绝,彻底魂归黄泉。

????团团一舞完毕,猛然发出一声动物般的唳叫。片刻之后,雪地之上却是多了一只小小的白狐。

????邬柏墨摊开手,一道白色的神魂的顿时从林莫生机断绝的身躯之内飘散而出,待那神魂落入他手掌之后,在一旁的身躯则顿时化为了一片虚无。

????大雪依旧下,村中谁也不知道,半年前突然而来的黄先生今日又突然离去了。

????中洲大陆妖域海。

????邬柏墨用了两天的时间赶到妖域海,妖域海之上长年弥漫着雷云,千里之内,生机断绝。

????四周之内,雷电之力狂躁,便是雷系灵根者都无法再次久留。曾有元婴期力者想要探索妖域海,结果被妖域海上的雷电之力生生劈的只剩下一个元婴仓皇掏出。从此,妖域海就成了中部大陆的一个禁区。

????可是中洲大陆谁也不知道,除了无垠大世界的人主动开启界道,引渡中洲的修士安全抵达无垠大世界。这片妖域海,其实是一个天然的界道。

????不过可惜的是妖域海上空不知连通了何地,致使这通道四周长年雷云之力漫步,使得这个秘密中洲之人知道则力寥寥无几。

????而现在,邬柏墨就站在妖域海的上空。由于他的存在,四周的雷电如同被侵犯了领地的野兽一般,狂躁的嘶吼之声不断响起,而后如同漫天的潮水一般,汹涌的扑向邬柏墨。

????邬柏墨的身侧,雷电之力似乎要将他彻底淹没。

????可邬柏墨却只是静静的站立着,狂风将他的衣袍吹吹的猎猎作响。那汹涌的雷电之力却离他肌肤只有几公分的时候停住了动作,无论如何不能再挨近他一步。

????“嘤嘤,嘤嘤”邬柏墨肩膀上的一只小狐狸死死盯着邬柏墨的右手,然后急切的对着邬柏墨说着些什么。

????“放心,我那小辈没事。”

????那小狐狸松了口气,小爪子抬起,在自己雪白毛茸茸的胸口摸了摸。它可真担心这满天的雷电之力,把自己的主人给伤到了。

????要知道,现在它的主人可只是一道无意识的神魂之体,雷电之力是最大的克星,可是一点马虎不得。

????在周围雷电噼里啪啦一阵脆响之后,邬柏墨的痛苦突然变成了一片赤红之色。顿时,他的身后出现了一大片红色的海域。这是,修罗杀戮海!

????杀戮海一出,妖域海顿时风云色变。强大的气势在这方弥漫开来,咸腥又带着一丝血腥气的味道在空中飘散。

????“开!!”邬柏墨突然大喝道。

????顿时,修罗杀戮海和妖域海两相对撞,杀戮海中一堆堆白骨在雷电之力下快速消散,那满天的雷电之力却也尽数投入到了杀戮海之后。

????天,还是昏暗下来。四周,是大海在咆哮,海浪在起伏。整片海域像是要活过来似的,海浪对撞的怒吼之声传出万里之外。

????而就在此刻,昏暗的天空之中,却是突然出现了一道漆黑的漩涡。漩涡之中,阴风阵阵,似乎不是什么好出去。

????“哈哈哈,好,界道开了!”邬柏墨一声高喝,却是飞身进入了其中。

????而在他进入之后,妖域海之外突然来了七八道身影。这些身影的修为最低也是结丹大圆满,他们都是附近修炼的高手,或者是门派的老祖。这妖域海闹出如此大的动静,自然会引来这些人。

????可惜是他们来晚了一步,在邬柏墨跨入界道之后,那黑色漩涡变转瞬消失了个干净。

????不过这妖域海此刻还未平静下来,残存的被邬柏墨召唤而出的杀戮海也还在咆哮。

????“红色的海,满天的白骨,那是什么东西!?”

????“不好,是当初屠杀了红尘宗满门的那个魔头!”有人认出了杀戮海,惊恐道。

????毕竟当初在枫叶谷,邬柏墨因为众门派联合想要击杀黄茂,在黄茂的尸魁之声被碎骨断筋之后,彻底大怒。而后召唤出了杀戮海,当时除了器楼,在那场灾难里,几乎没有一个门派得以幸免。

????也是在那次,让整个中洲大陆对邬柏墨谈之色变。更别提其后他和黄茂两人,生生打碎了红尘宗的山门,让红尘宗消失在历史长河之中。

????时间便是过去这些年,邬柏墨的事迹依旧被人铭记于心。

????“该死,那个魔头又要干什么。”

????“不管他干什么,那个魔头不是老身可以对付的。老身年老体衰,精力不倦,就先告辞了!”不远处,一位穿着黑色衣裙的老妇人面皮一抖,却是转瞬不见了踪影。

????“哼!”有人一声冷哼,也是转身离开。

????自然,有人匆匆离去。有几人胆子大的,虽然面上离开,实则中途悄悄返回,而后隐藏在了妖域海之外。

????提外界因为邬柏墨的这番动作而热闹,单说邬柏墨进入那界道之中,却是觉察出有些不对劲。团团更是化为人形,紧紧伴随在邬柏墨身侧。

????“我感觉很不对劲,这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存在。”

????邬柏墨奇异的看了团团一眼,因为此刻,团团竟然是男子之身。平时呆在黄茂身侧时,邬柏墨可从来没见过对方这般幻化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