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后。燃文英国bet36体育在线_bet36备用台湾_bet36最新备用网址

????霍擎应邀去往边陲那个小镇里的时候,整颗心都在不停地狂跳着,然而走进那家客栈门的时候,却好像是连呼吸都停止了一般。

????胸腔里头半点声音都没有,时光仿佛在那一刻静止下来,霍擎顿住脚步,只瞧着凤瑱被白启仲扶着站起身来,朝他打了个招呼。

????记忆里头那个张扬跋扈总是会低垂着眉眼笑着算计人的凤瑱怎么也没法和现在这个重叠起来。

????她如此温婉,笑容里头写满了娴静,带着初为人母的喜悦,霍擎呼吸一沉,目光不由自主地在凤瑱微微隆起的小腹上徘徊着。

????“过来坐吧。”凤瑱的声音仿佛也比从前软了许多,白启仲略有几分笨拙地扶着她,能够看出,拿惯了刀剑的白启仲虽然平日里看起来风姿翩翩,做起这些事情来时还是有些别扭的。

????也许是因为过于在意了吧……霍擎在心里头想着,白启仲看起来老了些,凤瑱也是,可看起来却是更快乐了,霍擎咽了口唾沫,也许换做是自己,能够做的更好些?

????见凤瑱和白启仲都唤自己过去,霍擎也就勉强憋出一个笑来,刚欲抬脚就被后头一个人推了一把,踉跄了几下方才稳住了身形。

????“堂堂西秦杀神也不过如此嘛哈哈!”楚晏的笑声仿佛把所有人都拉回了三年前,然大家也都从他的笑声里头听出了几分落寞和沧桑。

????到底都老了。

????“好不容易才联系上了二位,下次再见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时候,这杯酒,我敬二位。”白启仲举起了酒杯,霍擎偏眼,见他手上多了些明显不是刀剑磨出了老茧。

????霍擎将手中的包袱递给了白启仲,饮尽手中的酒说了句:“这是些金子,我想着你们怕是用大额银票也不方便,就只稍稍给了些一百两五十两的,现在基本到处都能用这种银票。你们用起来也放心些,既是……既是凤姑娘怀孕了,也该好生补着才是。”

????楚晏亦是把手里头的包袱往前面推了推,扬唇笑道:“我这原本还想着呢。我爹惯是个会打算的,在外头藏了不少的钱财,我约摸着我花这一辈子是没有什么问题了,所以就拿些多余的来给你们两个,不过我原来不知道霍大将军今日也要过来。不然无论如何也不给你们送东西了,现在整个大6谁不知道霍大将军,想来在霍大将军的英勇带兵之下,秦国没有几日就要一统天下了吧。”

????凤瑱听了楚晏的话后就有几分担心,手中的杯子也是捏紧了几分问道:“我听说后来你们岐山王府背弃了楚国,后来怎么样了,过得可还好?”

????“自然还好,现在楚国不过是名存实亡,没有了白大将军,威武将军又老了。哪里还有个能上阵杀敌的,”楚晏挑了挑眉毛,虽面上尽是笑意,不过还是能看出来他对楚国沦落到如今下场还是有几分伤感的,“如今平帝也是早就没有了心思来管我们岐山王府,若是他知道我还能和霍大将军见上面,说不定还要来好生同我说说话,好叫我同霍大将军求求情呢,齐国卫国相继覆灭,眼见着下一个就是楚国了。”

????霍擎举起手中的杯子又饮了一杯酒。歪头笑道:“白大将军隐入江湖,如今天下之大,竟无一人是霍某的对手了。”

????白启仲也是一笑,牵住凤瑱的手说道:“若二人相争。旗鼓相当,整个天下都将是一片硝烟,倒不如霍大将军一人无往不利,早早收复了天下,也好叫这苍生过上安生日子。”

????“你以为我愿意……”霍擎不知怎么的忽然就眼睛一红,话说到一半就又咽了下去。举起酒杯便兜头饮尽。

????白启仲握着凤瑱的手陡然收紧,刚想说句什么凤瑱却是拍了拍他的手,尔后凤瑱便站起了身来,拿过一旁的酒壶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平举至胸前说道:“我知道,霍大将军并不想征战沙场,只是当年霍大将军放了我与我夫君离开,带了凤瑶回去,一定是触怒了秦皇,纵然是凤瑶带着人皮面具以假乱真怪不到霍大将军的身上,可秦皇一定是认为霍大将军欠了他一个天下,如今霍大将军是要还秦皇一个天下,这个,是我们欠霍大将军的,若有来生……”

????“若有来生,”霍擎抬起头来,红着眼睛打断了凤瑱的话,“你只自己好好去过,不要再遇见白启仲,不要再遇见楚晏,也不要……再遇见我了……”

????霍擎话一出,在场的人均是静默了下来,凤瑱握住白启仲的手越收越紧,紧咬着下唇像是怕自己哭出来,楚晏也是不由得红了眼睛。

????这三年,没有一个人是好过的。

????这天下,没有一个人是好过的。

????凤瑱点了点头,仰起头来举杯答了句:“既是我与各位都只有这一世的缘分了,那么我以茶代酒,敬各位一杯吧,来生咱们相遇不相识,总归是……总归是不辜负这一生了。”

????霍擎喝完手中的酒,直接站起身来摔杯而出,再也没有回头。

????我这一生金戈铁马,为的,不过是叫你能闲话饮茶。

????楚晏也是静静地喝完了手里的酒,起身说了句:“瑱瑱,这天下难保没有还惦记着你们两个的人,以后咱们估计也没有再见面的机会了,你自己好生照顾着你自己吧。”

????说完,楚晏也是转身,仿佛还顺便带走了全部的旧时光。

????白启仲将酒钱留在了桌子上,拉着凤瑱往外走。

????凤瑱靠在了白启仲的身上,不再去说刚刚来生不相识的话,反而是问了一句:“你说,我们的孩子叫什么好?”

????“就叫安吧,”白启仲轻轻揉了揉凤瑱的头说了句,“不必有姓氏了,只叫安就好,我什么也不求了,只求他平安喜乐,一生无忧。”

????凤瑱揽着白启仲继续往前走去,仿佛就这么一直走,就能走到白头,走到什么也不用担忧,什么也不用去想的那一天。

????我遇见你,这一生就刚刚好。来生,就让我们真的相遇不相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