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呢?

????接下来就到了现在了。嫂索可泺尔说网,看最哆的言清女生尔说艾德文在不久前的战斗中中了虫族与恐怖组织联手设下的埋伏,被杰弗里抓住,杰弗里曾在一次战斗中被艾德文打败,因此对艾德文抱有一种偏执而复杂的感情。如果章天礼没有穿越过来的话,杰弗里给艾德文注射的诱发剂将会产生效果,让艾德文进入发情期。

????艾德文毕竟不同于一般的omega,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依然没有丧失所有战斗力,他成功地骗杰弗里解开了他的束缚,然后趁其不备袭击了他。然而他没有让杰弗里得逞,却让接下来赶来救他的克莱斯德又一次有了可趁之机。

????克莱斯德一开始是带着人偷偷潜入这座基地的,当克莱斯德独自一人在这个密闭的房间里找到艾德文时,艾德文正衣衫不整地缩在角落里,不远处还躺着一个人事不省的杰弗里。

????艾德文的发情期已经开始很长一段时间了,他在偷袭杰弗里后不再有富余的力气来干别的,只好依旧躲在这个房间里,希望能自己撑过去,只要熬过第一波发情热,他就可以暂时恢复不少体力,然后他应该能够做一些事情来改变自己的困境。或许他本来可以成功的,但在克莱斯德闯入这个房间的时候,这个可能性彻底变成了零。

????克莱斯德受到了突如其来的omega信息素的冲击,不过这种程度还不能让他失去理智,他冲过去给艾德文裹上了一张防护斗篷,抱起他飞快地离开。

????然后克莱斯德的人成功控制了这座基地,将包括杰弗里在内的一批恐怖分子俘虏了。在这之后克莱斯德登上了星舰,将自己和艾德文一起关进了星舰上封闭的房间,以便能帮助他的omega度过发情期。

????在他带回艾德文的过程中,虽然他给艾德文裹上了防护斗篷,但仍有一点点信息素的味道钻入了他的alpha部下们的鼻子,他们都是训练有素的士兵,这一点信息素的味道不会令他们有任何的动摇,他们只是都惊讶于一件事:在艾德文的信息素中,明显掺杂着一种极具威胁的alpha气息,削弱了一些艾德文信息素原本该有的诱惑力,而这无疑是属于克莱斯德的气味。

????所以不会有人认为克莱斯德将艾德文带入房间的行为有什么问题了,如果艾德文在这之前就被克莱斯德标记过,克莱斯德所做的事简直再正常不过了。

????这一次的结合使得艾德文怀上了克莱斯德的孩子。杰弗里的诱发剂有提高怀孕几率的作用,克莱斯德在结合的过程中也给艾德文强行注射了一种有同样功效的东西,也不知道艾德文这次怀孕究竟是哪一种药起了作用,抑或是两种药的共同作用?但在事后再探究这个已经毫无意义了。

????这件事可以说是艾德文最后接受克莱斯德的重要原因之一:当一个omega有了一个alpha的孩子,不论他之前再怎么抵触这个事,他的心都会变得柔软起来。原本怎么都不愿意接受的alpha,只要孩子出生之后,一想到那是孩子他爹,似乎也不是那么抗拒了。很难说清这究竟是为什么,但很多时候,事情就是会这么发展下去。

????现在章天礼很庆幸他来的还算是时候,剧情还没有发展到那一步,不然的话,腹中怀有一个渣攻的孩子,还要将他生下来……这种事情他确定他绝对不想体验。

????那么该怎么办呢?

????章天礼把视线投向了躺在地板上的杰弗里。

????杰弗里察觉到艾德文突然看向了他,用一种有些古怪的、带着思索的眼神打量着他,这令杰弗里突然背脊发凉。更可怕的是,很快艾德文的眼睛亮了起来,好像他忽然想到了什么好主意一样--但杰弗里认为那对自己来说绝不会是好主意。

????然后杰弗里看见艾德文的手动了一下,那是一个很轻微的动作,就好像轻轻丢出了一颗看不见的小石子一样,他无法弄懂他为什么会做那个动作,或许那根本就是一个无意识的动作,但是他立刻就无法再去思考这个问题了,他的眼前仿佛猛地盖下了一块又黑又沉的幕布,他就这么毫无防备地坠入了黑暗的深渊,丧失了知觉。所以他不会知道,在这之后,艾德文来到了他的身边,往他体内注射了一种他这辈子都不会想到的东西。

????克莱斯德是悄无声息地潜入这座基地的,他没有选择直接在外面攻打这座基地,因为那样做的话更有可能会威胁到艾德文的生命,而且他发现潜入基地并非无法做到。

????现在他来到了一扇紧闭的大门前面,在此之前,他就从一个倒霉的家伙口中得知了艾德文正是被带到了这扇门后面。他掏出一张晶卡——这张卡也是从那个家伙身上搞到的——在门边的晶卡识别区刷了一下,大门无声地向一边移开。

????就在大门出现缝隙的这个瞬间,一股omega信息素的味道从那个缝隙里猛地冲出来,浓郁得能让人窒息。克莱斯德的表情变了,他从来没有闻到过这么浓烈的信息素的气味,哪怕是在血液纯净度极高的艾德文身上也没有过,这个味道起码比艾德文的还要浓上一百倍。

????随着大门渐开,那味道不减反增,好像只是眨眼之间,这比花香还馥郁、比糖霜还甜蜜的味道便将他包围了。克莱斯德来不及拿出防护面具,那气味就仿佛已经从他的皮肤里渗透进去,浸入他的骨血,让他的整个*为之酥麻。他的胸中有什么涌动了起来,他发觉到自己产生了一种强烈的*,他的身体已经有了变化,他感受到了这个变化,但他竟不认为此时这个变化是不合时宜的。他的体内像是出现了一头饥饿的猛兽,当务之急就是要满足它的胃口,他的全部意识都被这件事所占领,就连理智也必须为其让道。

????他快步走进门内,他的本能驱使着他往那诱人味道的源头走去。当他踏入房间时,门在他身后自动关闭了,他有所觉察,但他仅仅是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然后就转过头,把它抛在脑后。

????屋内omega的味道比在外面闻到时更强,克莱斯德的身心已经全部沉浸其中,他迫不及待地想做一些什么。他朝四周打量,看见地板上躺着一个男人,这就是气味的来源了,他向他走去。

????男人是侧躺着的,当克莱斯德将他翻动成仰面朝上时,他注意到他是一个英俊的男人,下巴上的胡子和健壮的体格让这个男人显得很有alpha的阳刚气概,可是这无关紧要,因为现在他正在散发出足以令任何一个alpha都神魂颠倒的味道,谁还会在乎别的呢?

????在这浓烈的omega气味之下,克莱斯德已经思考不了什么事情了,他只是循着最原始的本能行动,他没有丝毫犹豫,就将手朝男人的裤子腰带伸了过去。

????奥斯蒙是这次潜入基地的人员之一,他正与几名部下一同前往基地的指挥控制室,他们都经过了一些伪装,戴上了一种并不美观的黑色面罩,这使他们看上去就像是“黑海”里的成员一样。他们将要去进行一项十分重要的任务,但事实上,奥斯蒙并不是太喜欢这个任务,如果可以的话,他更希望能在一进入基地之后就先去寻找艾德文,而不是眼看着克莱斯德去做这件事。

????不过,此时他的愿望不仅仅是他一个人的愿望,因为他的身体已经装着顾昭扬的灵魂,出于艾德文的壳子里目前实质上是章天礼的缘故,顾昭扬毫无疑问也更愿意马上到艾德文身边。但与奥斯蒙不同的是,顾昭扬知道他想找的人在哪里——只要他扩大神识范围,就能够感受到对方那熟悉的气息所在的位置。

????所以,当他成功打开指挥控制室的大门,看见里面的情形时,他丝毫不感到惊讶。

????房间里一片死寂,地面上横七竖八地躺着些看上去不省人事的家伙,显而易见都是这里的恐怖分子。

????“将军,这……”一名部下显然完全没有料到这种情况,语气中充满着疑惑,他已经认出了这地上的其中一个是这座基地的总负责人。

????顾昭扬也看到了那个负责人的面孔,但实际上此刻他的心思已经到了别处,他看似随意地瞥向屋中一个被桌子挡住的角落:“看来有人帮我们省下了不少麻烦。”

????“奥斯蒙?”这时那个角落里传出一个声音,然后有一个人站起来,昏暗的空间里,一侧屏幕的光照在他的脸上,让人可以看清他的样子。

????除了顾昭扬以外,其他的人都愣住了,他们看见他们的维克托将军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他的衣服和头发都有些凌乱,这令他看上去有点狼狈,但这无损于他出众的外貌和气质。

????“艾德文!”顾昭扬立刻摘下了脸上的面罩,他显得既激动又惊喜。

????“是我,”章天礼从桌子后面走过来,来到他身边,他看着他,又看了看其余人,看见他们也取下了面罩,“你们来得正是时候,这里的人刚才都被我打倒了,现在我们可以直接控制这个地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