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承十九年三月之际,春光明媚之时。

????早在半年之前,晋延就已经和一众朝臣们商量好了,来年春季在皇庄办一个农时节,鼓励农民们种好庄稼,种好了粮食,皇帝也是看得见的,而且官府会给种粮大户颁发一个认证资格书,属于朝廷特殊待遇的一种。

????所以这个农时节举行的时间就在田里插秧之时,上到皇帝和皇后,下到朝臣命妇们,全都得到田里干半个时辰的插秧活。

????所以近段时间,隶属于户部总管的农桑部,那是格外的忙碌。

????等到一应布置妥当之后,晋延和林清妍率领着浩浩荡荡的队伍来到了东郊的皇庄上,其中天晋学院的学生全都参与到其中,这项会作为考核计入成绩的。

????到了皇庄之后,已经午时了。

????各自用过简单的农家菜之后,再稍微歇息了片刻之后,就进入下午的行程当中。

????林清妍吩咐下人们看好二公主和三皇子,她就带头领着一众命妇们下到田里,前世今生她也算是第一次做农活吧。

????前面有一个皇庄上的农人示范,后面一众夫人就跟着做了起来。

????果然农活不是那么好做的,就算是林清妍身康体健,频繁的弯腰也会觉得累得很。

????坚持了半个时辰之后,今天的这场农活秀终于结束了。

????一众命妇的脸色都不太好,她们身娇体贵的,能坚持半个时辰已经很不错了。

????一大群人坐在休息区休息,林清妍却发现休息区边缘地方有一个夫人总是以怪异的眼神瞧她,那夫人可能以为隔得远,她的品级又低,就不会被人发现,但是林清妍现在的意识笼罩范围可是有两千米,可以轻轻松松听到身边这些夫人们在说什么。

????张氏姚芳,年轻的时候,她绝对想不到,她有朝一日会成为一国太后,最后逝去风光大葬。

????张姚芳的父亲张庆,只是一个五品小官,刚刚好在天承六年那年够得上选秀的资格。而且她只是一个不受宠的嫡女,母亲早早过世,父亲续弦的继室对她并不好,虽说没有主动的非打即骂,但是下人都是看主母脸色行事的势利之人,尤其是在继母相继生下一双儿女之后,她的日子越发难过了。在父亲让她参加选秀之时,她其实很忐忑,皇宫那地方并不好呆。

????好在她有几分漂亮,竟然顺利通过了选秀,成为后宫妃嫔的一员。后来她警惕小心,人又本分,见多了后宫的争斗,也参与了其中,她终于还是在后宫活了下来。她的运气不错,诞下了一个皇子,排名为七皇子,尽管皇上把儿子抱给皇后了,但是她坚信u子之间的血缘关系是扯也扯不断的,她的儿子谁也夺不走。

????果然,皇上并未阻止她靠近儿子,她试探了一段时间,发现皇后也没有阻止她关心儿子,于是她就放心了,光明正大地关心儿子了。

????起先很多品级比她高的妃嫔们相继逝去,后来她母凭子贵,在儿子封王时,她也成为贵妃了。

????就这样她从一个小小的不受宠的五品官员之女当上了一国天子的贵妃,此刻她扬眉吐气了!

????成为贵妃之后,她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回报’娘家。

????不过年过去,继母领着弟弟妹妹狼狈地逃回了老家,留在京中备受她扶持的是和她一样不受父亲关爱的庶子而已。

????只是那又如何,继母那样心肠歹毒的人活该有那样一个下场。

????地位越高,野心越大,她知道她有成为太后的一天。

????只是头顶上始终有皇后压着,她心里很不甘,却没有任何办法去挑衅皇后的权威。在后宫多年,她自是知道皇后的手段,不管后宫妃嫔如何争斗,只要不波及她,她一向都是高高挂起,从不关心这些人为了皇上的宠爱争得你死我活的。

????这一丝不甘搁浅到她的心里,她觉得等她成为太后的那一天,她一定有办法把皇后压下去。

????可是没有想到成为太后之日来的那么快,此时她才四十八岁,有的是时间和母后皇太后争斗,后面她的目标就是夺得那个成为太后权威代表的金令。

????可惜林氏她并未给她机会,先皇的孝期一过,她竟然搬出皇宫,住到了行宫。

????她在后宫成为唯一的太后,但是依旧没有话语权,宫权全都在皇后手里,就算是皇后给众妃嫔分了权利,也到不了她手里。

????为着心里那一丝不甘,她使劲折腾皇后,可惜皇后像极了林氏那个贱人,三言两语四两拨千斤,就堵得她哑口无言,就算她向儿子诉苦,儿子也不站在她这边,只让她好好地休养生息,过着清闲的日子。

????可恨她在后宫努力活着,还是死在林氏的前面。

????去世的那一刻,她心里很遗憾,这辈子她成为全天下最羡慕的女人了,但是还是比不上林氏。

????可能老天爷听到了她临死前的祈望,她在闭目过去之后,又发现回到了过去。

????正在她野心勃勃想要在后宫开辟新局面时,丫鬟的话陡然让她从天堂到地狱,现在是天承七年,皇帝刚刚大婚,而她已成亲两年,嫁的人还是军中的一个小小的军户。

????后来她认命了,她不知道哪里出错了,为何她重新回到过去,皇上却变了呢?

????天承十三年,她依旧在这年生下了一个儿子,与前世的儿子有七分相似,却变成了一个整日只知道吃喝的憨小子。

????好在这些年夫君在军中效力立下不小的汗马功劳,品级一升再升,虽说她没有吊打继母赶他们出京城的本事了,但是四品军官也依然能够让继母仰望。

????她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皇帝和皇后了,可是没有想到这次农时节,她竟然因为夫君的品级得以随行,她终于又见到了皇帝和皇后。

????在开场那会,她仔细观察了皇帝,作为研究了皇帝一辈子的人,她的良人,某些习惯她自然娴熟于心。

????她很确定,皇上依旧是那个皇上。

????她也观察了皇后,作为研究了一辈子的对手,皇后的某些行为她自然也娴熟于心。

????她也很确定,皇后依旧是那个皇后。

????但是今生为何皇上会独宠皇后?到底是皇上改变了还是皇后改变了?两人依旧是那两人,那么到底是哪里不对呢?

????皇庄很大,在做好了本分的事情,在规定的范围内,自然是可以随意走动。

????于是傍晚时分,林清妍和晋延也得以在皇庄悠闲散步。

????只是没走多久,就见到了一个命妇领着一个六七岁的孩童,那命妇正在数落孩子,但是从语言中可以听出她的关切之言。

????林清妍诧异了一下,因为她记得这个命妇是下午频繁偷窥她的人,而且那目光莫名的怪异。

????晋延却在看清了那命妇的面容之后,微微挑了下眉,思量了一会,很快眉头高皱。

????是那个孽子的蠢母亲?她怎么在这里?

????张氏很快就发现这片地方有另外的人,抬起头来看到是何人之后,顿时脸色大变,拉扯着儿子跪了下去。

????“臣妾臣妇参见皇上,参见皇后娘娘。”她垂着头,心底翻江倒海,她怎么就遇到了皇上皇后呢?

????林清妍又是诧异了一下,晋延已经拉扯着她从那命妇身边过去了。

????“平身。”晋延的语气带着一瞬的厌恶。

????等皇上皇后走远了,看不见身影了,张氏才在儿子的搀扶下起了身,她腿软了,她现在不得不承认,哪怕过了两辈子,她依旧对皇帝和皇后发憷。

????想着之前的雄心壮志,张氏不禁苦笑,她终究是那个五品官员之女,怎么可能和堂堂的国公之女相比?

????“娘,你怎么了?”儿子抬起小小的脸蛋,上面充满了关心。

????张氏看着儿子打从心底的担忧,不禁一笑,有得有失,兴许这辈子的生活比上辈子要好呢?

????“走吧,回去吧。娘不罚你了,不过下不为例,否则娘就告诉你爹爹,让他打你屁股。”

????另外一边走远了的林清妍随意地说道:“你认识那个妇人?说吧她是你前世哪个女人?”

????晋延不禁脸色赧然,有些结巴地说道:“你怎么猜到的?”

????林清妍好笑地说道:“我不是告诉过你吗?我五感很敏锐,相信你自己也了解,你修炼了无名诀之后,不管是视力还是听觉等等都有所提高,尽管你才入门。”

????晋延像是做错了事情一样,小声的嘀咕道:“没谁,就是那孽子的蠢母亲。”

????林清妍了然,不禁白了一眼晋延,“果然是多疑小心眼的皇帝。下午我了解了一下,她的身份并不高,五品官员不受宠嫡女出身,倒是她现在的夫君是一个还算是有能力之人。不过很奇怪,她看我的眼光很奇怪。”

????晋延开始东拉西扯,“好了好了,那蠢女人有什么好谈的,反正已经和我们没有关系了。我带你去那边的桃花林赏花。”

????林清妍耸耸肩,她自然不在意,只是碰巧遇到了。

????桃花林的人特别多,男人女人小孩在桃花林转悠,欣赏着艳丽的桃花。

????林清妍和晋延到的时候,就看到自己那小捣蛋在扯一个小姑娘的辫子,很快身为大姐大的林束怡就提着小捣蛋的耳朵开始教训他,不可以对女孩子没有礼貌,否则大表姐棍棒伺候!

????因为他们的到来,气氛倒是拘束了几分,但是也不失欢乐。

????晋越呈领着自己在书院交的同窗来给林清妍和晋延见礼,见过儿子的同窗之后,晋延作为皇帝自然会有一番考验,不过他脸上没有绷着,倒是让小男孩们没有想象的那么紧张。

????三天过去,不管这场农时节是作秀还是作秀,总之皇帝重视农桑之事传遍天下,也让天下的农民们觉得脸上有光了。

????农时节结束,京中的各项赏花会盛会又兴盛起来了。

????林清妍作为皇后,挑选了三场比较具有代表性的宴会参加,晋延作为皇帝也挑选了比较有代表性的盛会参加。

????只是今日芙蓉园举办的百花会,歌姬们表演的歌舞顿时让林清妍和晋延就像吞了苍蝇一样难受。

????那个歌姬唱的歌曲竟然是《水调歌头》,还顾着清高的举止,却频频地以魅惑的眼神看向晋延。

????忍到最后百花会结束,林清妍和晋延回了皇宫,这才觉得舒坦了。

????吴全安关于那个歌姬的资料也已经调查清楚了,林清妍和晋延看了之后,心道,果然是个穿越女,而且是个脑子不正常的穿越女。

????虽说现在大夏在晋延和林清妍的一点一滴的改变下,已经没有过去那么的草菅人命,但是歌姬和青楼的女子依旧是整个社会最底层的人士。就算她刚刚穿越过来不久,难道就没有想着调查一下现在社会的状况?莫非她还以为能够以着新鲜的歌舞吸引皇帝的关注?

????很快这个穿越女的事迹就陆陆续续传到林清妍耳里,她果然不愧是全能的穿越女,在众位达官贵人之间混得如鱼得水,还迷了不少年轻公子哥的眼,纷纷想把她娶回家去。

????不过后面林清妍就没有在关注她了,直到半年之后,才发现京城中好似没有了她的消息。

????本以为这次的穿越女是个意外,却不想这日林清妍难得悠闲在后宫散步,走到一簇花下,却听到墙壁那边,有一个女子的声音在自言自语。

????“啊啊,没有想到我真的来到天承年间了,好想见见孝琳皇后,可惜我等级好低,宫里规矩又那么多,要到何年何月才能见到我的女神哦。”

????林清妍听到这里不禁挑眉,她自然从晋延口里知道她在他前世的谥号,而这也有一个知道她谥号的人,她似乎和晋延来自同一个位面。

????“不过很不对劲呀,我好像不是来的正史,这里的历史都被那个渣男改变了。莫非那个渣男也是穿越的,我要不要去认老乡呢?”

????林清妍唇角露出一沫笑意,这个姑娘貌似还挺有趣的。

????那姑娘又振振有词地说道:“肯定是穿越的,否则就天承帝那个眼瘸了的渣男,怎么会发现我女神的美?我到底要不要去认老乡呢?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还是老乡见老乡,捅我两刀呢?”

????听到这里,林清妍就忍不住无声地笑了起来。

????那姑娘又泄气了,“现在不是认老乡的问题,问题是我想见我女神,可是我呆的宫殿好偏僻,哪里能够见到我的女神呢?不知道女神是不是真的如画像上那么美呢?”

????林清妍最后看着那姑娘回到了一座偏僻的宫殿,其实这宫殿并不偏僻,离着慈善宫并不远,只是现在后宫没有那么多人了,许多宫殿空置着,这才显得非常的偏僻。

????林清妍想,后宫那么多宫殿不能总是这么空着,看来得想个法子利用起来。

????回到凤来宫,林清妍让人去查了查那名宫女的来历,打算让人关注一下,若是一个正常的女子,她不介意帮帮她。

????当然她没打算放一个穿越女在自己身边,那样她会露馅的,她不喜欢。

????这边她安排妥当了,晋延却皱着眉头回来了,她一回来就抱着林清妍,苦恼着脸说道:“夷悦,我今天又被坏女人给盯上了。今年真是流年不利,肿么总是遇到脑子不清楚的女人?”

????林清妍一下子起了兴趣,“什么人?”

????晋延这时却结巴了,半响林清妍才弄清楚了事情的缘由。

????他今日是和官员们一起去视察新工作的,却没有想到有一名官员刚刚及笄的女儿竟然跟来了,还跑到他面前说了一通肉麻当有趣的话,让他分外生气。

????林清妍不禁乐了,“所以说,那个女子也是你前世的宠妃,显然她和你一样,重生了。”

????说到重生的话题,林清妍又恍然大悟,“我明白那次农时节张氏为何如此看我了,若是没有猜错,她应该也重生了。”

????晋延不禁黑脸,都是些神经病呀!

????重生了不看当前的社会状况吗?重生很了不起呀?当年他可是低眉顺目地雉伏了六年,等到他真正登上皇位这才敢大刀阔斧的行动起来。

????晋延后悔前世有那么多宠妃了,都是些白痴!

????尤其是这位,前世在后宫确实是受宠了十多年,可惜旧人哪里比得过新人,她一去世,他就把她忘在脑后了,要不是她闹出这一出,他根本想不到她。

????林清妍不禁幸灾乐祸了起来,捏了捏他的脸颊,“自己做的孽,躺着也受完。”

????晋延不禁黑了脸,到底是哪里出错了,冒出那么多神经病呀?还让不让他好好过日子了?

????林清妍捂嘴偷笑,她还没有告诉他,后宫有一个认定他是渣男的穿越女呢。

????第二日,下了朝,晋延就给林清妍模糊地说了声,他要出宫去,可能要傍晚回来。

????林清妍挑眉没有在意,她倒是要看看他要去做什么呢。

????却没有想到这人去寺庙找妙德大师了,妙德大师佛法又加深了,想必对这种重生穿越大锅炖的事情很感兴趣。

????可惜晋延失望了,大师是很感兴趣,还乐颠颠的偷偷地跑到城里来围观,却没有丝毫的办法阻止那些牛鬼蛇神们冒出来。

????后面晋延遭遇了反穿的穿越女,而且这个反穿的穿越女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名妓,耍弄一干权贵于一手,却能够全身而退。为了怕这女子扰乱朝堂,晋延从林清妍那里拿到了一包永久性的失忆药,一颗药下去,就解决了所有的麻烦。

????总之林清妍和妙德大师看戏看得欢乐,晋延却累不爱了,老天爷真是喜欢捉弄他!